中島みゆき[Album44][2023] 世界が違って見える日

前言:做完美雪今年发行新专辑之后的两篇专访翻译后,原本打算开始写专辑赏析,刚好编曲跟制作人瀬尾一三上广播的专访逐字稿也出来了,于是结合这三份官方信息来写,大体上希望尽量贴近官方说法,最后是笔者的个人意见,读者可以当成客观与主观的两种叙述。 翻译劳心劳力,请人校正也有花钱。台湾读者赞助可汇:700-0001331-0440312,大陆读者可汇至支付宝账户: jeffkou116@gmail.com(注明:因为美雪给瑞文的。否则我收不到喔)

《看得见(异)世界的不同?》

自2020年初最后一次巡回因疫情中断后,中岛美雪在疫情的三年期间,基本上没有新的活动。尽管她总是强调自己没有退休的打算,但长时间的静止与70岁的高龄,总让歌迷有些担心。

所幸,恢复了以往的惯性似的,2023年中岛美雪带来最新原创专辑《看得见世界的不同的日子》。出道47年,至此累计44张原创专辑,「这有没有破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啊?」台湾广播节目主持人罗方翰惊叹道。

 

 

从「世界」、「乱世」等关键词,新专辑被认为呼应了疫情期间的动乱,然而,总是自谦地说跟不上世界的美雪,一如往常地,因应人心的慌乱,提供恒常的视野,甚至第一次为原创专辑写下注释,指明「佛性」这样的字眼,不禁让人有些宗教性的、超越现实的联想…

开场的第一首「一起」,是熟悉的美雪式励志歌曲。音乐方面,编曲濑尾一三表示,他想象着母胎之中,做出了开头的编曲,在美雪的轻唱过后,一口气拉大视野,进入昂扬的副歌,「在断崖之前稍作停顿,准备一起飞向某处。」

歌词方面,「一起」的日文汉字,写成「倶」而不是「共」,引起许多日本歌迷各自解读,有人根据该字的象形,认为是许多人一起的场合。可能是专辑发行前,这首歌作为医疗剧「PICU儿童加护病房」主题曲的关系,而有这样的联想吧。

对美雪而言,她花了许多时间跟翻译解释,不是在身边手牵手那样的状况,最后译成「Asone」,涵盖了不在身边,甚至不在世间,各式各样的「一起」。美雪的歌词,总是涵盖了艰难的状况,为各种处境的人带来安慰。

乐评藤井彻贯说,「一起」作为连续剧主题曲时,彷佛解答了人生的难题,暗示着希望。但作为专辑的开场曲,听起来好像在追问「希望是什么?」因为位置或角度的不同,从同一首歌,看到不同的风景。笔者心想,也许,从这里准备启程,想要去看世界的不同。

如果说「一起」是不在身边仍然心有灵犀,第二首「来自岛屿」却是人不在场反而才能传达心意的微妙情境。

「来自岛屿」原本是美雪在2021年底提供给歌手工藤静香的歌(上方影片),当时工藤表示,是一首彷佛有着点点的光的、温暖的歌曲。尽管主题是离开了喜欢的人。

音乐上,编曲濑尾一三透露,在为工藤版编曲的时候,美雪希望歌中的岛屿在东南亚地区,因此工藤版在间奏加了一点印度尼西亚民族音乐甘美朗(Gamelan)的风味。「甘美(gamel)在爪哇语解作敲击,即敲击乐的意思。主要乐器有钢片琴类、木琴类、鼓、锣、竹笛、拨弦及拉弦乐器。(wiki)」

而在中岛版,美雪希望靠近中国一点,像是越南或马来西亚沿海的岛屿之类的。濑尾说:「虽然这样也还是东南亚吧,可是本人希望不是工藤版的岛屿,逼不得已只好加了二胡。」

一座是东南亚的岛屿,一座是在东南亚但靠近中国一点的岛屿。工藤用悠长的实音运送,美雪用呢喃的轻声吹拂。两座岛屿不仅地理位置不同,风速等等应该也是。同一首歌可以大异其趣,世界又怎会没有别的角度观看解读呢。

值得一提的是,二胡的演奏,由旅日中国二胡名家贾鹏芳担任,他之前和美雪合作过「鹡鸰」与「香格里拉」两首歌曲。在宫崎骏的《魔法公主》、张艺谋《十面埋伏》、侯孝贤的《悲情城市》都可以听见他的琴声,某种程度上,中岛本人的岛屿,飘扬着遍及东洋的琴声吧。

词意上,美雪再次精炼了人心的千言万语,于简单的文句里。副歌:「不知是我,只知来自岛屿的信;方能表明,绸缎般繁复的心迹。」充满想象空间,匿名似的表白,反而能够准确传递心意。人与人的距离,不是空间或物理能够涵盖。这个世界的人情义理,只看表面实在不行,有时换个角度反而通关过去。

第三首「十年」是中岛美雪在2007年写给香颂歌手久美子的歌曲,后者在2021年又推出新版,包括美雪自己的版本,有三个版本,三种「十年」。

编曲濑尾一三的工作方式是,在听demo带时,脑海有个想象画面,再用音乐表现出来。当他听美雪唱的demo时,他觉得,像这样的男女恋爱过程,有很多用香颂的曲风表现,而美雪唱的是这样的东西。于是用香颂的编曲为美雪的歌声增色。乐评田家秀树说:「淡淡地开始了,渐渐感慨越来越深的感觉。」

香颂,意为歌曲,是法国世俗歌曲的泛称,被认为特别「法国」。濑尾一三也说,年轻时看法国或意大利电影常有,「第二大段之前的变奏,彷佛有字幕写着『十年后』,或许主人翁每十年都会见个面呢。」

在歌曲的情境上,描述一对男女每隔十年,在行道树下的三次相遇,并肩步行。尽管有情,但因为不同的原因而未能在一起。在这次专辑专访里,美雪特别强调,相对于写给久美子的版本,她改了歌词,从单纯的回忆感情,变成三十年过去,思念仍旧持续。

中岛美雪:「写给久美子的歌词,像是优雅地叙述一段已逝的过往,但我是个固执的女人(笑)。」

在久美子2021年的新版MV开头,是她手写的感想:「十年是短是长?尽量让它变得像是十年如一日那样吧。」对于恋爱的人而言,爱上了没有办法,但如果想着他可以成为一种享受,日子快乐时光飞逝,自然会继续思念下去的吧。

似乎掌握了过日子的诀窍,穿越有缘无份的十年又十年,往第四首「乱世」迈进,让不少人联想到疫情或战争。

而在编曲濑尾一三的想象里,却是工厂或废墟般的场景,其中有着面无表情的孩子在唱歌,「现在的孩子虽然都很乖,但在奇怪的地方,在社群软件上却会暴走。朋友也有很多没见过面的。」

从词意看,「我生于乱世,活于乱世,一直都是如此,并不值得惊讶。」美雪叙述的不是一时的乱世,而是世间的恒常。一般来说,乱世带来的是个人的担惊受怕,但副歌却似乎把混乱的元凶,指向人类自身,「DNA,要我们带你到多远处?DNA,当心突变改写了命途。」DNA的双螺旋,化为绑架人类的绳索,教人永无宁日。

除开头外,最后一段副歌,歌声从前面的狂暴,转为轻盈的高音,从高空中俯瞰世间:「风儿莞尔一笑,风儿置之一笑,因它从无隶属。」旁看着分门别类,甚至敌我二分的人类,因为差别区别而针锋相对。

从「乱世」的副歌里,笔者想到人们常有的感叹:「现在社会好乱啊。」或许这个「现在」,1000年到现在,每一年都有人说也不一定。从乱世求生,来到人还活着就感恩的第五首「体温」。

音乐上,在乐评藤井彻贯对美雪的专访里提到,这首歌有着菲尔•史佩克特那般流行的音效。

根据维基,菲尔·斯佩克特(PhilSpector)是一位美国音乐制作人和作曲人,发明了声墙制作模式(Wall of Sound)。

据声音艺术专家黄钟莹解说:「Wall of Sound,是在录音室制造大量回音的方式,录音室里充满了乐手与各样乐器,声音回音互相撞击,所有声音融合交杂。」

「原理其实就是让同样的乐手/歌手重复演奏/演唱,即便是同样的演奏方式与词句,都因为人不同于精准机器的有机性,产生非常细微的时间差,让这些声音像细小的分子结构因为众多数量而高密度聚合像合音一般,成为一面墙。」

黄文提到的这种人类的有机性,是美雪录音时很需要的。或者不精准,或者错误,都是她录音时可能的灵感来源,在今年的专访里,她解释地特别清楚。

这首歌的录音特别请来了吉田拓郎(据濑尾的说法是吉田主动提议的),担任吉他演奏与和声。吉田是现代日本流行音乐在乐风与产业形式上的开拓者。在2000年日经娱乐特辑「创造日本流行音乐代表100人」里,被誉为日本流行音乐J-POP的「开山祖师」(wiki)。

尽管是数十年前的往事了,不熟悉他的朋友,能够透过这首歌感受一下「祖师爷」的表演,不也是美事一件吗?

词意上,除了在乱世中以体温疗愈的情境外,乐评藤井彻贯说:「美雪小姐的歌唱很轻快。我以为是专辑中的中场休息时间…但有句歌词『只有未来是逃生出口』…」听着轻快,歌词仍不简单。

在抚慰、依偎的「体温」之后,第六首「童话」猛然地带来一种撕裂与断开。开头八音盒的演奏,有着符合标题童话的氛围。

然而,随即转为摇滚重拍,演绎出童话与现实的乖离,一如副歌不断重复的:「为什么好人还在哭呢?童话是童话,世界是世界。应该跟孩子们说什么才好呢?童话是童话,世界是世界。」

除了「童话」,美雪以前也在歌曲「希望」里对孩子写过:「梦想越努力越会实现,可别给孩子谎言,倘若左右各有欲念,要教他强者才能实现。」

瀬尾一三说,幸福快乐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看不到终点的事情,在中东、东南亚、南非等地都有。

新专辑《看得见世界的不同的日子》发表后,许多人想到疫情与乌克兰,但在此之前,美雪就在上一张专辑「CONTRALTO」里,因为难民问题写了歌;或者上上一张专辑「相闻」里曼哈顿的游民;或者上上上一张专辑「组曲」里,长年战火的阿塞拜疆。这世界一直都是乱世,只是你看不看得见而已罢了。

搖滾激动的「童話」之後,接续沉靜沉默的第七首「噤聲(鶇鳥)」,原文つぐみ,是沉默也是鶇鳥的意思。漢字寫成噤,脈絡形容鳥,大概一语双关。

音乐上,瀬尾说这里是有点幻想风情的世界,因此他用了英格兰和爱尔兰这类,中世纪英国感觉的音乐,「Dark fantasy的感觉。」

歌词叙述噤声的鸫鸟,在日复一日的日子里,在暗沈的天色中飞翔,似乎只有沉默不语,悲伤才有止尽。瀬尾说:「对于悲伤是否有终点的一首歌。」美雪在专访里则强调,「噤声(鸫鸟)」是第八首「心月」的序曲。歌词在最后,不知是追问或是感叹,世界可曾有过改变?旅途何时终止?彷佛在心中埋下了问号或种子,等待着答案或解脱。

经过序曲般沉默的「噤声(鸫鸟)」,「心月」堂堂地进场了。音乐上,总是先想象再编曲的瀬尾一三说:

「某种意义上,尽管有着明亮的满月,但妖怪与难以理解的事物,正在蠢蠢欲动的世界。同时人类为了等待黎明的到来而努力着。

如果不专注精神,生理的、自然的、主义的,各种魑魅魍魉便会现身,越变越大,必须要与之抗衡,输了就完了。和最后的合声一起加油。」

听起来,似乎是一种心理锻炼的状态,在寻找心月的路途上。美雪在专访中提到,前奏后不久的爆炸音是她要求的。瀬尾说这首歌的编曲,美雪的要求很多,他竭尽了心力,「到美雪说可以时,真的松了一口气。」

在歌词的解释上,美雪罕见地在专辑里写下注释:「『心月』请读作TUKI,而不是SINNGETU,后者在字典里多半解释成『澄澈的心』。而我的解释比较接近『佛性』,所有生命都具备的,作为佛的本性。」要能证成佛性,需要相当的修行或锻炼吧。

接连两首抽象的音乐景象之后,画面降落在凡间的日常现实,第九首「天女的故事」并非神话,故事主角只是你我身边熟悉的普通妇女。

歌词叙述主人翁(美雪)到关西拜访一位女性朋友的过程。因此瀬尾一三在编曲营造了搭电车的氛围:「我想,美雪是在乘车前往时创作出这个故事。因此编曲有着电车咖嗒咖嗒的感觉。」

歌词旨在肯定生活不容易的普通人。主人翁(美雪)是个工作忙碌的女性,百忙之中前来陪同性朋友说说话。彼此用关西腔讲话,听起来会比较热情或大喇喇。官方英译似乎因此提高情绪的强度。据说关西人很有人情味。

主人翁的个性,和女性朋友小咲成为对比。前者有话就讲,后者委屈忍让。

「朋友小咲的笑容」,官方英译翻译成重拾笑容,显然不是外在的美丽,而是历练的、内在的、相由心生的美丽。

看似为人妻、为人母的平凡生活,后头却接着「走过地狱」这般可怕的形容。主人翁虽然嘴巴说小咲应该要还击,但其实也肯定了对方的不同个性,认为她美得一如天女。

如果在无法抵抗的乱世的话,变成难民那样的,小咲肯定能活的,是活下去的指引也不一定。

因为小咲的存在,景色有夕阳有海风就足够。小咲被主人翁这样指责之后,反而放松地哭了。

彼此需要着吧,是彼此的地上之星吧,平时看起来只有自己一人孤军奋战,只要知道远处有对方的存在,AS ONE(「一起」的官方英译)。

「妳看,夕阳好漂亮喔。人类显得好渺小、好小喔。」从两个女生聊天,一个抱着膝盖坐、大哭大笑,从水果冻冰淇淋等日常感觉的细节,最后又拉到全人类的视角,眼前辛劳的中年妇女,彷佛也是人类解脱的启示。

「天女的故事」结束在俯瞰人类的视野,而最后一首「梦之京城」,则像是人类历史尽皆毁灭的世纪末。在荒地中,仍有女神祈祷的歌声,为着人类与生命。

因为是「梦之京城」,瀬尾为这首歌营造了海市蜃楼般,闪烁明灭的声响,「只是一到那里,还是荒芜的大地与虚幻。」

跟「噤声」一样,这里也是无尽的悲伤,而且「人类为了去除悲伤,就让另一个人有新的悲伤。」或许是为了自己,或许是竞争的体制使然,造成荒芜的祸首,正是人类自身;有如源自DNA的乱世。

于是走到了荒芜,没有鸟儿,也没有人类的,「一片荒凉的坟地,年轻的小树伸展着背脊。」只剩下老树的树根、象征希望的小树,还有濑尾一三说的:大地之母的女神,中岛美雪,为末日般的世界歌唱。

副歌反复演唱:「请回梦之京城,已无国度别无选择。时光一去不返,梦境复返倒转,无须恐怖惊骇。」是因为荒芜一片,无处可归,才会回到仅存的梦之京城吗?还是有别的可能性呢?女神的歌声益发高扬。

在专辑的后记里,美雪难得亲自写下注释:「因为『梦』有很多种意思,这次的作品,也有人认为:『反正已经没有京城了,放弃一切躺下睡眠,好歹还能在梦里感受到回到京城的感觉。』

不过我想要歌唱的是:『尽管京城已经一点不剩了,但京城的设计图,仍在我们梦中,这是确实地能够永远拥有的吧。无论是怎样的暴力,都无法掠夺梦想,因此没有必要,对未来感到恐慌。』」

中岛美雪:「后记。这个世界有时候会发生,让人看到180度的绝望的方向的事情。尽管如此,在下一次这样的瞬间,我希望你,即便要转回180度,转回希望的方向很困难,转回90度也好,10度也好。」

 

 

笔者瑞文的整理感想

我写中岛美雪的专辑赏析已经十几年了,最早只是想在没有版权音乐的情况下做介绍,那时多半是用自己的文笔描绘音乐。后来数据比较多了,尽量以专辑发行时的专访与官方英译为主。

今年比较特别,因为瀬尾一三这两年蛮活跃的,第一次有了编曲者,或者美雪长年的音乐伙伴(下图左,与右边专访他的田家秀树),在音乐上做说明,而我也感受得到瀬尾想象的音乐画面。

我心想:「从一开始就应该这样了,竟然到现在才…」2020年美雪说英译也是创作的一部分时,我才复习英译,发现以往所不知道的歌词含意,既欣喜又扼腕。

这次有了瀬尾副声道一般的解说之后,最让我改观的是「心月」。坦白说原本只觉得是有点吵的摇滚歌曲,虽然美雪很用力制作,但我可能跳过。

瀬尾解释之后,「原来是在对抗着去除着内心的种种成见与杂质啊。」当下觉得这首歌确实应该这样那样,包括前面的轰炸声与后面的和声。突然也觉得跟乌克兰战争什么的毫无关系吧。

原本美雪的作品就常常有宗教或佛教的味道,但《看得见世界的不同的日子》明确到,作者本人写注释、写出佛教的专门术语来提醒。往那边想也很正常吧。

关于佛性与人人皆可成佛的文章,多不胜数,我知道的也非常皮毛。不过,因为我这两年比较勤于冥想,也许是适合遇到这张专辑的时机。
其中一个要求,没有分别心,自己有无受到成见立场的影响而偏离真实,不喜欢的人也平等看待等等,光是这样,内心可能就要经历庞大的工程,需要「心月」这样的心灵军歌。

据说,不管是去除遮蔽内心佛性的杂质,或者像「天女的故事」那样单纯的奉爱,八万四千法门,都有可能觉悟解脱,通往「梦之京城」。

因为美雪注释写,梦里可以有京城的设计图。我想到澳洲原住民著名的世界观:梦创时代(Dreamtime)。

「在土著人的神话中,我们的世界(地球上的物质生活)是由居住在 Dreamtime的祖先灵魂梦想出来的。外在风景基本是个人内心世界的外化投射。通过Dreamtime,时间和空间的局限被打开了。」

「这是一种受人关注的土著人特性,他们能了解到远方的亲戚以及他们的身体状况,所以假如一个亲戚生病了,就会有一个远房的家庭成员知道这个情况并且立马赶过来。」(引自:澳洲土著人的梦境冒险)

如果真的找到了心中的月亮,心灵破晓般地证成了佛性,进入时间与空间没有差别的梦之境地。As One,即便分离或毁灭,也等于没有分离与毁灭,梦回永存,无有恐怖畏惧。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专辑

中島みゆき[Album43][2020] CONTRALTO

2020-1-8 22:30:20

Cinema

「永遠の嘘をついてくれ」- 中島みゆき – 吉田拓郎&かぐや姫 Concert in つま恋 2006

2006-9-23 10:00: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